触手下面小嘴吃荔枝 系统之诱受的菊花

关亚询以为蒋牧淮还在挫折中没能站起来,没想到中午时他突然跑来学校找她,拉了她的手就走。

“走,我们一起去吃饭。”

关亚询跌跌撞撞的让他拖着走。没穿西装、打领带的他还是一样英挺,实在看不出他是失意的。

他失意吗?

他没说,而且看他昨晚的情形,也没有特别不对劲的地方,不对劲的人是她。

自从蒋牧淮被赶出蒋氏集团之后,不知为什么,她总是一直注意着他,生怕他就此一蹶不振。

“想吃什么?”走在前头的蒋牧淮没回头的问。

触手下面小嘴吃荔枝
系统之诱受的菊花(图文无关)

“随便。”关亚询随意的回了句。

她的回答倒是让他回头了。

“我以为你是那种讨厌用‘随便’当答案的人。”他所认识的她强悍、有主见,就是不随便。

她笑了笑,没回应他的话。她更是抓不住他的心思,不懂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为什么还可以这么悠闲自在。

他仿佛看透她的心思,嘴角逸出一抹笑。

那是她从没见过的笑容,他的笑一向猖狂、霸气,很少有这么斯文的。

蒋牧淮拖着她去吃路边摊。“现在荷包紧缩,我只能请你吃这个了。”他轻松地开口,跟老板叫了两盘蚵仔煎。


看完下面湿的小说

路上行人来来往往,车子行驶过马路,排放的废气夹杂着飞扬的尘土飘散在他们的呼吸之间。

她是不介意吃什么,但他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吃得惯路边摊的食物吗?

她一直沉默不语,偷偷的打量他。

蒋牧淮瞄了她一眼,“你不用同情我。”

“我没有。”

“别撒谎了。”他不想听她的违心之论。

老板送来两盘蚵仔煎,他递了双卫生筷给她,自己则是挽起袖子大啖盘中飧。

他悠闲的模样再次撞进她内心深处最弱脆的地方——在那里,她曾立誓不再轻言许爱。

“如果我告诉你,我一点都不介意被赶出蒋氏,你是不是就能停止那泛滥的同情心?”他突然开口。

关亚询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不解的看着他。“你怎么可能不在意?”

“我为什么要在意?”他反问。

“蒋氏是你的心血,也几乎是你的全部。”她调查过他,所以她知道,他一退伍就在蒋氏集团工作,为它卖命,他这几年的岁月几乎全贡献给这份事业,要说他不在乎,她不信,除非……

“你另有打算?”

“比如说?”

“自己创业。”关亚询笃定地开口。她知道以蒋牧淮的能力,绝对有办法开创自己的事业。

1 2 3 4 5 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