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血:蓝颜和我嫂子玩暧昧

在电话里,清儿的声音很低,我误以为听到的是类似于“写新字来表达悲伤”的爱情故事。可在QQ上,看到帖子打过来的一行字,我承认我当时雷到无语了。那就是:我的“准男友”居然跟我的“嫂子”玩暧昧!我花了几秒钟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然后,在这秋雨绵绵的夜晚,超级郁闷地听着阳光子说起那巨大的“狗血”阴谋——

一个电话响了起来,犹如晴天霹雳

九月的一天,我男朋友的妈妈突然打电话来说:“桑妮,阿姨有事要告诉你。”阿姨的语气听起来很努力的放平,无法抑制隐藏的波动。“晴儿,看来这条大河和小菊好上了……”

哦,弱者之血的故事竟然上演了!大川——我根据婚期,婚期已经确定了准男友!小菊——我的“嫂子”,跟我哥哥离婚才多久!是的,一些小细节让我觉得它们已经暧昧了一段时间,但是大川一直在否认,我一直在期待自己感觉不对,谁知道呢……没力气追阿姨怎么知道真相,我一句话也没说就挂了电话——我还能在哪里说呢?只有眼泪涌!

啊,大川,你是什么样的人?是你把我从不幸的婚姻中解脱出来的吗?不是你曾对我说:“这世界,有你,全都苍白”吗?你不是答应过“山无岭,天无绝地,唯敢与你绝”吗?3年了,爱了3年了,我们不快乐的让别人“羡慕羡慕恨”吗?可是现在,阿姨说你和小菊好上了,你还能说一切都是虚无吗?

狗血:蓝颜和我嫂子玩暧昧
狗血:蓝颜和我嫂子玩暧昧

“轻儿,别难过,姨妈是赞成你做儿媳妇的。明天我们去深圳找大川,我让他给你开个账户……”阿姨一定很担心我,两小时后,再打来。

我去了深圳。城市还是城市,街道还是街道,“家”还是“家”。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残酷的字眼。

当大川看到我们时,他很惊讶。面对这位阿姨的老师的指证,他辩解道:“你不要多疑。黛西来找我帮她找工作。她毕竟是青儿的‘嫂子’,我怎么能拒绝呢……”

大川一向口若悬河。我和婶婶可能潜意识里想让他为自己的“通情达理”找借口,所以我们选择了信任他。然而,我觉得大川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离我这么远。而小菊虽然没有看到,但看到了她平时爱用的很多东西……但我还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我更愿意把它们定位为“寻求帮助”和“被请求帮助”之间的关系。

4天后返回徐。B:因为我要参加一个技能培训,不能等太久。事实上,如果我两个月前没有参加培训,我就不会离开大川这么久了。想着恍惚发现那是大溪和小菊强烈的鼓励,当然,小菊还是我嫂子的时候!

坐在火车上,窗外的景色一闪而过。曾经走过的路,模糊而清晰的浮现…

B。“蓝知己”让我感到温暖

1 2 3 4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