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 好湿 硬的不行 女刑警被两个黑人前后夹攻

这完全是我没有想到的结果,突然我又觉得她是个很聪明的女人了,威逼不成,就来利诱。对于男人而言,总有一项能奏效吧。然而对于我来讲,第二种远比第一种奏效。

我把手渐渐的往里探,里面果然空空如是,蒋静则完全放开的让我在短裙里面逗乐。刚碰了没两下,那里就湿润了。

“真热,我去洗个脸。”我说。

蒋静深情款款的看着我:“那你快点回来哦。”

“静静,你跟你侄子可真亲近啊。”黄发带卷的阿姨说。

蒋静说了什么,我就没有听见。我用香皂洗过手后,回到自己座位,左手直趋甬道。右手则负责回到她的细腰上。

不多大一会儿,蒋静就在我手指的侵扰下,脸颊泛红了,她掩饰的连喝了好几口水,还责怪是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

“还好吧,我觉得挺凉快了啊。”短发阿姨不认同的说。

蒋静解释说:“我从小就怕热的。”

眼看着都要胡牌了,蒋静突然扑在桌子上,一阵嗯嗯咛咛的叫唤,我知道自己闯祸了,想要把惹祸的手指收回来,却被她夹,紧双腿不放。

好紧 好湿 硬的不行 女刑警被两个黑人前后夹攻
(图文无关)好紧 好湿 硬的不行 女刑警被两个黑人前后夹攻

“静静,你这是怎么了?”三个阿姨都争相询问。

“没事。”蒋静抬起满是痛苦的脸,暗中把我的手指丢开了,她捂着肚子起身:“我突然肚子痛的很厉害,先去趟厕所。”

我也追上去:“静姨,你怎么了,没事吧?”

“蒋宁,你阿姨上厕所你跟着去干什么。”高个子阿姨喊道:“你回来替她打两局吧。”

我只得无奈的把手指上的粘液,全部擦在了衣服上,坐回去拿过黄发打卷阿姨已经打出的三万,将牌推伍。

因为有些心不在焉,两局都输了。第二局明明都可以胡牌了,却被我自己忽略了,反被短发阿姨给抢了机会。

蒋静回来的时候,紧颦眉头,一副病美女的模样。我急忙去搀扶她。

“静静,你怎么了,严重吗?”高个子阿姨关切的问道。

蒋静摇摇头,伸手又去拿牌:“没事的,就是昨天打了结石,可能没有打干净吧。现在没事了,我们继续打牌吧。”

“真没事吗?”黄发带卷的阿姨问道:“你别硬撑着,真不行的话,今晚我们就别打了,改天再聚吧。”

1 2 3 4 5 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