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狂 有肉吗 总裁不准穿内裤

郭飞宇静静的看着红酒瓶上的标签,他的双眼在这张小小的标签上盯了大约有五分钟,旁边娇躯半裸的周玲玲就如空气中的尘埃引不起他丝毫的兴趣和性趣,周玲玲想干什么他的心中已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回想起一年前,同样有一个女人在酒店的房间里诱惑过自己,那就是林蕊自己现在的爱人之一,林蕊的色诱很成功,也成了自己的女人,但完美无暇的林蕊是真正的爱自己,她把所有的爱倾注在了自己的身上,一个完美的女人、一个万千人崇拜的天后巨星、一个为爱人甘心情愿付出的女人,林蕊这样的女人值得自己去爱,去保护,周能跟林蕊比吗,答案是肯定的——不能。

郭飞宇想着心事嘴角的那抹笑意更浓了,他瞥了一眼身边的周玲玲,淡淡的问道:“周玲玲,你这么做为了什么?有什么目的?”

周玲玲的一只手悄悄的拽了一下裹在身上的浴巾,两团柔软之中的深深沟壑完全呈现在了郭飞宇的眼前,她的身体顺势要倒向身边的郭飞宇,“我一个女孩子能有什么目的,叫你来还不是为了张雅的安全,同时我也要把自己……交给心爱的人。”

“是把你的身体交给心爱的人,还是把你的心交给心爱的人?”郭飞宇抬起手,用两根手指头捏住周玲玲的胳膊,周玲玲倾倒的娇躯顿住了。

周玲玲的双手握住郭飞宇的手,一脸真挚的说道:“飞宇我当然要把我的身心全交给你,我要成为你的女人,我要一心一意的爱你。你来炎华的第一天我就无法自拔的爱上了你,见不到你的时候我会想你,失眠的时候也会想你,见到别的情侣成双成对漫步在校园里时我也会想你,飞宇你就要了人家吧。”

有肉吗
轻狂

周玲玲双手握住郭飞宇的手往自己的胸脯按去,郭飞宇摇头冷冷一笑,胳膊稍微使力便抽回被周玲玲握住的手,道:“我只想知道是不是有人要对张雅不利,把这件事说清楚你干什么都可以。”

“哦…..这个……我,我刚才心里太乱了,太激动了。我整理一下思路再说。”周玲玲听了郭飞宇的话,认为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瞥了一眼桌子上那杯为郭飞宇精心准备的红酒,这杯酒是计划成功的另一半,她深信任何一个男人喝了这杯酒都会生起最原始的冲动,即使郭飞宇定力再好也不能抵抗药物的刺激。

郭飞宇把手里的酒瓶轻轻的放在了桌面上,侧头看着周玲玲,他在等着周玲玲说话,来此的目的只是为了证实一件事儿,如果这件事而子虚乌有他不会在这个房间内多逗留一秒。

“飞宇,我的思路很乱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你陪我喝杯酒好不好,喝完这杯酒或许我就想起来了,不是或许是一定能想起来的。”周玲玲欠身端起了一杯红酒,一脸媚态的看着郭飞宇,裹在身上的浴巾随着她身体的动作滑落在她的腰间,很宽的浴巾只裹住了她还算纤细的腰肢,其它的地方一览无余。

1 2 3 4 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