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把我重上天 在办公桌下含着他的硕大总裁

随着天色逐渐变亮,天边露出一抹鱼肚白时,在星空别墅区附近找了个地方躲起来的潘伟伯,见没有人找他才敢现身。

昨晚逃走时,潘伟伯没有离开星空别墅区,只是在星光别墅附近找了个地方躲起来,毕竟他身体上有伤,跑不远。

就算跑出一段距离,最后难免被抓,既然如此,还不如不跑,找地方躲起来。

很谨慎的从五菱之光牌子的小型货车车厢探出头往四周看了看,发现没人经过,潘伟伯才小心翼翼的从上面下来。

昨晚直到现在,他就一直躲在小型货车车厢当中,加上辆货车车厢被帆布包裹,不主动掀开,根本不会发现有人在里面。

而且休息了一晚上,潘伟伯都没有等到人来找自己,看来是对方没找到,或者是放弃搜索他。

何况一晚上的时间,足够潘伟伯休息和养伤,再说他在米国异能人组织时,注射过药剂,所以身上的伤,愈合得比较快。

现在看来,除了皮外伤,其他内伤,的确好得七七八八。

“虽然这次失败,但下一次,我潘伟伯一定会把开发数据拿到手。”回头看了眼星光别墅,潘伟伯头也不回,直径离开。

此时,潘伟伯就像沟渠中的老鼠一样灵活,避免让人发现,穿梭在别墅与别墅之间的每一条小巷子,兜兜转转,往星空别墅区大门跑去。

片刻之后,来到星光别墅区大门附近,潘伟伯正头痛怎样回去。

同桌把我重上天
在办公桌下含着他的硕大总裁

他身上的衣服满是血迹,若是被人看见,肯定会把人吓坏,一旦外人误以为他杀了人报警,这麻烦就大了。

加上手机昨晚被虐打时丢了,不在身上,潘伟伯没办法把联系尔斯过来,眼下只能看自己逃离。

躲在保安亭后面,潘伟伯鬼鬼祟祟偷看大门有没有保安看守,不过意外的发现,不远门口旁边那辆黑色现代上面留着钥匙。

避免看错,揉了揉眼睛,发现的确有钥匙在上面后,潘伟伯激动得几乎掉眼泪,“天无绝人之路啊!”

感叹了一句,见保安没有发现,他立即猫着腰往黑色现代靠近。

在潘伟伯往黑色现代走近时,站在保安亭门口抽着烟,吞云吐雾的保安,对里面另外一位保安说道:“你昨晚有听见奇怪的声音吗?”

“昨晚巡查时,我好像听见有人喊杀什么的,不过距离太远,我怀疑自己出现幻听。”

每天晚上,保安都会巡逻星空别墅区,确保没有小偷或者有人偷偷进来。

这位保安在A区巡查时,听见B区有人喊杀,其实不是他出现幻听,因为喊的那人是景天。

坐在电脑前玩斗地主的保安队长,对门口的手下说道:“你啊,平常有事没事,总喜欢带耳机听歌,长时间下来,耳朵不出问题才怪,肯定出幻听了。”

“我建议你,明天休息去医院看看医生吧!”

1 2 3 4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