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衣柜里深入 啊嗯嗯啊嗯啊狗狗快点用力

时序进入冬季,纽约成了一片银白色的世界。

「夫人,怎么了?」瑞德察觉希望不对劲的神色,出来一探究竟。

「瑞德,Diky不见了!」她的心蓦地一慌。怎么会这样?她不只一次带Diky在庭园里活动,都不曾出过差错,它一向不会乱跑的,为什么今天会……早知道她就应该小心点,别让它单独待在庭园里。

「夫人,你别担心,也许它只是顽皮躲起来罢了,应该还在宅子里,我让大家都仔细地去找一找。」瑞德随即吩咐所有的人放下手边的工作,全力找寻Diky的下落。

女攻男受主总裁文
柳真真顾廉50(图文无关)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所有的人几乎要将整座宅子翻过来了,却始终没有发现它的踪迹。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它是跑到外头去了?希望心中的恐慌迅速地蔓延开来,外头天气那么冷、车子那么多,它会不会发生危险啊?一想到它可能在车阵中惊险地到处乱窜,一不小心很可能就会赔上一条「猿」命,她就忍不住惊出一身冷汗。

她必须把它找回来。

宅子里上上下下的人,就连守卫也都帮忙着要把Diky揪出来,因此没人注意到希望的离开。

超甜超宠有点污的古言小说

希望走出铁门,迎面而来的蚀骨寒风从她的领口灌进,好冷!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雪花仍不停地自天空飘落,很快地将她的头顶和双肩染上一片纯白。她望着眼前的街道,心中茫然毫无头绪,不知该从何找起。

她根本就无从猜测起Diky的去向。

希望开始在心中作假设,想要推论出Diky会往哪个方向走。

如果她是Diky的话,会朝东边走还是西边?可恶!想了好久她的脑袋里还是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出来,只好颓然放弃。

她开始沿着街道漫无目的地走,不放过任何一个它可能躲藏的地方,钜细靡遗地翻找,并不时地注意着街道中央是不是有熟悉的身影,一颗心始终悬在半空中,神经绷得死紧,生怕下一刻会在大马路上看见它冰冷、没有气息的身躯,她很怕,真的很怕。

虽然Diky有点顽皮、有点好色,可是她是真的喜欢它,而且它还是夏季托给她照顾的,若是它就此走失了,她该怎么跟夏季交代?

「铃铃铃……」身上的手机蓦地铃声大作。

她的手反射性地往口袋里探去,却又在摸上小巧的手机时打住,如果电话是夏季打来的,她能怎么说?

Diky是他姐姐留下来的宠物,对他一定有不同的意义,要不,他怎么会为了要她照顾Diky而娶她?他是对她很好,好到让她爱上他无法自拔,却仍旧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她现在没有办法想,她和夏季的婚姻会不会因此有什么变量,于情于理她都有责任要找回Diky。

1 2 3 4 5 6 >
返回顶部